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xin077的博客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日志

 
 

从白圭和陶朱公看古人如何解决流动性问题  

2015-03-30 17:00:44|  分类: 博古通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定价权和流动性的关系,我们也可以从中国历史当中找到很多内容,我们可以从两个名人的史料当中,找到古人对于定价权的经验,其中流动性也是非常关键的因素,我们先从白圭和陶朱公谈起。

从白圭和陶朱公看古人如何解决流动性问题 - liuxin077 - liuxin077的博客

 

    白圭是西周人。当魏文侯在位时,魏国国相李悝致力于充分发挥土地的生产能力,而白圭却喜欢观察市场行情和年景丰歉的变化,所以当货物过剩低价抛售时,他就收购;当货物不足高价索求时,他就出售。谷物成熟时,他买进粮食,出售丝、漆;蚕茧结成时,他买进绢帛绵絮,出售粮食。白圭成为著名的富甲一方的富豪。

    陶朱公即助越王勾践一战灭吴的大智者范蠡,堪称历史上弃政从商的鼻祖和开创个人致富记录的典范。《史记》中载“累十九年三致金,财聚巨万”。《史记·货殖列传》载,范蠡认为:夫粜,二十病农,九十病末,末病则财不出,农病则草不辟矣。上不过八十,下不减三十,则农末俱利。平粜齐物,关市不乏,治国之道也。" 上文的大意是说:谷物粜的价格太贱则损害农民利益,农民受损害不努力生产,农田就会荒废。谷物的价格太高则会损害工商业者的利益,工商业受损害无人从事工商业,就会使经济发生困难。谷价如果低至20就会损害农民,谷价如高至90就会损害工商业。如果把谷价限制在不低于30、不高于80的幅度内,就会对农业和工商业都有利。如能这样"平粜齐物",关卡、市场都不匮乏,不就是治理国家的办法吗?

    从这些商人的成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在粮食收获的时候买入粮食,在丝绸收获的时候买入丝绸,在不同的周期里面买入不同的商品,他们总能够买到这些物资的低价,本人对于这样的周期现象的认识就是这些物资的流动性周期,在古代的货币数量极为有限,同时由于运输能力的有限,一个地区的物资基本是在一个地区内循环,这实际上是一个流动性的周期。而且由于这个区域的范围囿于交通运输的能力,范围是不大的,这样的周期性的波动就更大。

    在粮食、丝、绢帛、漆等大宗商品上市的时候,物资数量多,但市面上流通的货币是有限的,因此决定了这些物资在货币面前只能是价格低廉。但随着消费的进行,这些物资的数量变少了,而货币的数量在古代我们可以认为是基本恒定的,因此这些物资的价格就高了,因此这样的贱买贵卖的背后,就是一个流动性的周期规律在起作用。而他们的贱买贵卖就是一个做市商的行为。

从白圭和陶朱公看古人如何解决流动性问题 - liuxin077 - liuxin077的博客

 

    我们当今也有流动性周期性波动,但现代有央行的体制来调控流动性的多少,央行是最终贷款人,央行有准备金率,也有央票和逆回购,2013年央行又添加了常备借贷便利SLF,在金本位破裂的情况下央行调控流动性是没有限制的,但即便如此,我们在年中和年终等节点还是有流动性紧张的情况,而在古代不存在央行的调控,是完全依赖贵金属数量的,这样的波动性就更大,即便在金本位时期,调控是有限的,波动也是很大的。

    中国古代的流动性波动有多大,我们可以通过王安石的《青苗法》看到,青苗法规定凡州县各等民户,在每年夏秋两收前,可到当地官府借贷现钱或粮谷,以补助耕作。当年借款随春秋两税归还,每期取息2分,实际有重达三四分的。但仅以2分计算,夏秋两收,一季粮食也就是45个月的事情,就算按照半年计算,这年化利率也有44%以上,如果是再有潜规则的34分,年化利率可以到60-100%,如此高的利率还是政府改革惠民的手段,这本身说明这样的高利率下粮食的价格波动是有这样多的,因为利率和价格的套利是一直存在的,价格的波动不会比利率差别太多。

    后来为了解决这样的流动性问题,中国古代很多采取的就是多种货币体制,把粮食与布匹等作为一定的准货币流通,尤其是对于官员的俸禄,采取了银子与粮食布匹结合的方式,粮食能够当俸禄薪资极大的缓解了流动性的波动,也就缓解了对于价格的压力,因此在古代很长时间,白圭和陶朱公的盈利模式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这有赖于汉朝开始的平准和均输等制度,汉武帝赏识桑弘羊,被委以重任,历任大农丞、大农令、搜粟都尉兼大司农等要职,统管中央财政近40年之久。桑弘羊提出的建议:“置平准于京师,都受天下委输。召工官治车诸器,皆仰给大农。大农之诸官尽笼天下之货物,贵即卖之,贱则买之。如此,富商大贾无所牟大利,则反本,而万物不得腾踊。故抑天下物,名曰平准。”平准为平稳物价之意。中央令大农令置平准官于京师,总管全国均输官运到京师的物资财货,除去皇帝贵戚所用外,其余由国家经营,“贵则卖之,贱则买之”,调剂物价,防止富商大贾从中谋取巨利。而均输的具体做法是:各郡置均输官,其贡品除品质特优者仍须运送京师外,一般贡品不再运送,或由当地均输官运往邻近高价地区售卖,或将贡品按当地售价折成现金,再另购丰产而廉价的商品运往高价地区发售。

从白圭和陶朱公看古人如何解决流动性问题 - liuxin077 - liuxin077的博客

 

    有了平准和均输,实际上就是有了古代的物价中央调控,皇家的国库提供货币的流动性,皇家的贡品买卖成为了在各地调控流动性的手段,这样的政策在西汉取得了非常良好的效果,故西汉以后,均输法长期为封建理财家所推崇和引用。我们可以看到宋代王安石的利率水平是50%,而再看一下陶朱公所论,粮价下限是20上限是90才有害产业,背后就知道他所渔利的价格波动范围是几倍的概念,在宋朝的差别虽然比今日大很多,但相对于白圭和陶朱公的时代,却在平准和均输下小多了,这也是国家干预市场的结果,在白圭和陶朱公时代是一个诸国争霸的战乱时代,各国之间是有巨大的政治缝隙的,尤其是陶朱公这样的著名政治家出身的人,在各国也是有诸多的政治人脉的,对于他们攫取定价权暴富,也是当权者容忍的结果,一旦政权稳固必然不能容忍治下有人如此一旦政权对于流动性进行管控,市场定价权就要易手了。

    因此从白圭陶朱公的历史到汉宋政策,我们要认识到古代的流动性问题,古人对于流动性与定价权的问题也是国家干预的,定价权问题自古就是国之大事,中国的学问对此是有研究的,中国古代并不是对于经济像很多西方描述的那么只不过是文词优美,治国之道是蕴藏在经史之中的。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