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xin077的博客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日志

 
 

2700年前管子如何论经济  

2015-01-26 15:05:36|  分类: 财经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计划经济被当代西方经济学家批判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一个重要特征。

       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哈耶克就认为,公有制就必然是计划经济的,而计划经济导致独裁。计划经济不可能产生效率,不可能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计划经济意味着自由的丧失,计划经济是通向奴役的道路。独裁与计划经济不可分割,它可能出现坏人掌权。

       在马克思的论述中,对计划经济论述并不多。但管子却是一个计划经济的推行者。《管子》论述经济学的多数篇章都以“轻重”命名。管子论述了一套完整的轻重理论。轻重理论运用到了“万物”之中。“凡轻重之大利,以重射轻,以贱射平,万物之满虚随时,准平而不变,衡绝则重见。人君知其然,故守之以准平。”(《管子·国蓄》国家调剂市场,稳定物价,故万物虽有满虚之变,也不会发生太大的波动。“衡绝”,比喻失去了平准作用,物价就会出现涨落。这就是说,人民所轻者,政府就应买进,人民所重者,政府就应抛售。国家采取稳定物价的措施,使失去平衡的物价,再重新得到平衡。

2700年前管子如何论经济 - liuxin077 - liuxin077的博客

 

    轻重之术就是经济调控术,是经济干预,是经济计划。

       《管子》有“乘马”、“巨乘马”、“乘马数”等篇目。乘马,即筹划,谋划,计划。

       《管子.乘马数》解释说:“有虞策乘马已行矣,吾欲立策乘马,为之奈何?”“战国修其城池之功,故其国常失其地用。王国则以时行也。”“何谓以时行?”“出准之令,守地用人策,故开阖皆在上,无求于民。”从事战争的国家致力于城池的修建,所以,这类国家常常耽误它们的农业生产。成王业的国家则按照因时制宜的原则行事,发布平准的号令,既及时掌握农业生产,又及时掌握物价政策,因而经济上开放收闭的主动权全在国家,不直接求索于百姓。这就是“策乘马",就是计划。《管子·轻重乙》说:“河淤诸侯,亩钟之国也。碛山诸侯之国也。河淤诸侯常不胜山诸侯之国者,豫戒者也”。“豫戒”,预备、策划、计划。近河沃土的诸侯国,是亩产一钟的国家。沙石之地,是山地的诸侯国。但近河沃土的诸侯国反而常常赶不上山地诸侯国,这就是由于预有所备。预有所备就是计划。

    计划经济的要点是制定价格。《管子.乘马数》说:“布织财物,皆立其赀。财物之货与币高下,谷独贵独贱。”“何谓独贵独贱?”“谷重而万物轻,谷轻而万物重。”对布帛和各种物资,也都要规定价格。各种物资的价格,要与所值的货币多少相当。粮食则单独定其贵贱。单独定其贵贱是什么意思?即粮价高则百物贱,粮价贱则百物贵。商品的价格要与货币的数量相当,也就是说制定价格就要控制货币的数量。但是粮食则要单独定价。因为粮食和土地是基本民生商品,其价格高低不只影响民生,而且会影响其他商品的价格。

    管子的计划非常具体细致。比如《管子·山国轨》描述"四务”说:“泰春,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廪之矣;泰夏,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廪之矣;泰秋,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廪之矣;泰冬,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廪之矣。泰春功布日,春缣衣、夏单衣、捍、宠、累箕、胜、籯、屑、,若干日之功,用人若干,无赀之家皆假之械器,幐、籯、筲、公衣,功已而归公衣裳,折券。故力出于民,而用出于上。春十日不害耕事,夏十日不害芸事,秋十日不害敛实,冬二十日不害除田。此之谓时作”。大春,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夏,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秋,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冬,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春,安排农事的时候就计算好:春天的夹衣、夏天的单衣、竿子、篮子、绳子、青箕、口袋、筐子、竹盒、捆绳等物品,使用多少天,使用的人有多少。凡无钱的农家都可以租借这些工具器物:口袋、筐子、竹盒、绳子和公衣等。完工后归还公家,并毁掉合同。所以,劳力出自百姓,器用出自国家。春季最紧要的十天不误耕种,夏季最紧要的十天不误锄草,秋季最紧要的十天不误收获,冬季最紧要的二十天不误整治土地,这就叫作保证按照农时进行作业了。《管子·山国轨》又说:“巡田畴,田中有木者,谓之谷贼。宫中四荣,树其余曰害女功。宫室械器非山无所仰。然后君立三等之租于山,曰:握以下者为柴楂,把以上者为室奉,三围以上为棺椁之奉;柴楂之租若干,室奉之租若干,棺椁之租若干。”巡行各地的农田,凡在田地里面植的树,都把它叫作粮食之害来除掉。凡房屋四周不种桑树而要种其他杂木的,都斥为妨害妇女养蚕禁止之。使盖房子、造器械的人们,不靠国家的山林就没有其他来源。然后,君主就可以确定三个等级的租税:树粗不足一握的叫小木散柴,一把以上的为建筑用材,三围以上是制造棺椁的上等木材;小木散柴、建筑用材、棺椁用材应各收租税若干。

       管子还成立了计划部门配备专业人员。“守之以策,有五官技”。“诗者所以记物也,时者所以记岁也,春秋者所以记成败也,行者道民之利害也,易者所以守凶吉成败也,卜者卜凶吉利害也。民之能此者皆一马之田,一金之衣。此使君不迷妄之数也。六家者,即见:其时,使豫先蚤闲之日受之,故君无失时,无失策,万物兴丰;无失利,远占得失,以为末教;诗,记人无失辞;行,殚道无失义;易,守祸福凶吉不相乱。此谓君棅。”用理财之策来控制经济,需要任用五种有技艺的官员。懂诗的可用来记述社会事物,懂时的可用来记述年景丰歉,懂春秋的可用来记述国事的成败,懂出行的可指导行路的顺逆,懂易的可用来掌握吉凶与成败,懂卜的则可预测凶吉与利害。百姓中凡有上述技艺者,都赐给一匹马所能耕种的土地,一斤金所能买到的衣服。这是有助于国君摆脱蒙昧愚妄的一种措施。这五家都可以及时发现问题:懂时的官,他在事前更早的时候说明情况,君主就不致错过时机,错行理财之策,而带来财源兴盛的结果;懂春秋的官,可以远占得失,以为后来的教训;懂诗的官,记述人们的行动而免于差错;懂出行的官,详述道路的情况而免生误解;懂易的官,可以掌握祸福凶吉,不至于发生错乱。这些都是君主掌握的权力。

       实际上,把市场和计划完全对立割裂开来是不对的。市场也需要计划,不能完全自由放任,计划也不完全是行政的,也可能通过市场手段来完成。西方经济学就重视数学和模型,出现了数理经济学,数据模型是做什么用的,当然是用于经济计划的。经济学家兰格就一再主张,马克思的经济分析与正统的经济分析应当视为互相补充,而不是相互排斥。(作者:徐明天)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